您所在的位置: > 大学生新闻 >
大学生新闻
有关关于大学的文章
发布时间:2020-07-15 11:06      编辑:admin       点击:

  那时候,在一月二十几号的时候,母亲所工作在的天利成模板厂才将前一个月的一千五百原工资发下来,那一年显然经济上捉襟见肘,显得困难重重。记得前一年的时候,以至于前两年,父亲的工资都能在一年到底的时候有一万几千块钱的余留,而到了这一年,过年的时候所余留的,就只有几千块了,而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我和母亲将 ...

  大三下学期期末考试全部结束之后,我就带着一份依依不舍的心情,和母亲乘着从西安出发,开往上海的火车。当时我不晓得自己中了什么邪了,竟然想着要在暑假期间去上海打两个月的暑假工。母亲其实并没有反对我当时冒出的这个想法,她在暑假考试前几天根据我的想法打了两张去往上海的火车票。出发的那天,在火车里,我心里 ...

  2013年春,是记忆崭新的一年春天,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这一年,我去了很多地方游玩。3月,我和贾福亮去阿房宫,4月清明节,我和贾福亮去乾陵,4月底,我和贾福亮去秦岭太平国家森林,5月下旬,我和贾福亮去大明宫遗址,6月初,我和贾福亮去茂陵,一系列的旅游接二连三的在这年春天发生,怎叫人不去怀念……但是, ...

  2012年的暑假两个月转眼而过,之后我和母亲就再次的回到咸阳,到了咸阳以后,我和母亲就在杨户寨暑假前租好的那个院子里住了下来。第二天,母亲去学校给我办理了一个手机,之前在大二办理的另一个手机已经快不行了,所以,那是第三个手机。大概在那个地方住了两三天左右的样子,我和母亲就又搬到座落在杨户寨最北边农 ...

  马马虎虎,龙年的春节算是过完了,接下来记忆就直接步入到大二下学期,大二下学期,没多久校园里便春色满园。我好几次在校园里闲逛,校园里的花木着实的沁人心脾,惹人舒坦,我对我们学校那种,从地面上生出来的,枝条长满鲜黄色的花的,枝条类似枸杞枝条的那种植被很感兴趣,给我留下较为深刻的印象。(现在我知道,那 ...

  转眼过去六十几天,暑假也就结束了,我和母亲是在八月二十三号返回到的西安。在刚到花园那边的时候鲍彩琴还没有过来,在随后的几天她才从她的延安家里返回学校。记得,刚过来西安的那会儿,我的体内上火,右边的牙板疼的不能吃饭。那段时间这莫名的疼痛疼了我一个星期左右才恢复。当鲍彩琴在开学前一天过来学校的时候, ...

  寒假过去以后,我返回学校,当时的天气还没有消退掉寒气。我和鲍彩琴约定好见面,约见的地点鲍彩琴说图书馆。当一切说好之后我们就开始见面了。鲍彩琴是陕北延安安塞县人,同样属羊,跟我一样年龄。她在文传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就读,她的班级名是汉本一班。一零年的时候,我们商贸学院汉语言文学本科专业的班级只有两个 ...

  2010年八月份,我被陕西国际商贸学院录取。那年的高考,我考了291分。当时江苏高考文科三本分数线大概是二百八十几分,二本分数线大概是三百二十几分。那时,父亲以为我考了349分,因为分数低,我甚觉没有面子,所以我和母亲商量决定宣布我的高考成绩为349分。八月二十几号,陕西国际商贸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 ...

  记得以前常常听老师说,到了大学老师就不管你了,自己自学,但到了大学和想象的我我完全不一样,每天依旧是好多的课,没老师说的那样,自由自在的,等到快离校了工作了才体会到。在学校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大学里除了你要学的课程,做操,查堂,晚自习,晚上查寝外其他时间自己支配。很有意思的是大学有好多社团, ...

  在开学之初,我又一次因事回了一次高中所在的校园,其中也未尝没有想要再见你一次的想法,只是终究没能实现。那天你去的较晚吧,而我有没有过多的时间待在那个地方,处理完自己的事情后在校园里逛了一下,走过了每一处留下过我们身影的地方;有朋友问我是不是因为你留级了,我却是从没有过留一级来陪你的想法,这并不是 ...

  初读大学,感觉没有什么兴奋激动甚至是有些焦虑的,没错吧,我可能社交是有些问题的,又或许我是天生独爱沉默,好像也没有什么能让我失了态,终归是没有什么表情的。其实心里的想法一直都是:别怕,跟我聊聊吧,我需要你的主动呢。我知道,我是自私的,凭什么我就非得让别人先开了口,好吧是我理亏了。始终想让自己明白 ...

  你若问我哪所大学毕业,我还真不知该如何回答。有一次,我参加学术会议,一个相当有知名度的学者就曾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当我告知他我博士毕业的院校时,才明白对方原来是想问我本科毕业的院校。而我压根儿就没有在哪所大学读过本科,虽然藏有一张爱之如命的本科学历证书,上面还盖着鲜明夺目的“浙江大学”四个大字的红 ...

  文/其斯那是一年大学季。看着一个个踌躇满志的青葱学子走入考场,又看着他们获知金榜题名时的欣喜劲儿,再想像他们不日就要收拾行囊走进心仪的大学,我不由伤感地想起自己当年的大学梦。自小我就有一个美好的大学梦,但在“”中,这个梦碎了。直到七十年代后期恢复高考制度,我看到了希望,感觉到这个梦可以有 ...

  亲爱的室友们:你们好,很久没有和你们联系过了,很久没有和你们聊天了,在衡阳的你们现在还好吗?今天上午,我突然之间从QQ空间里看到了一条说说,看到了群里的QQ消息,这才知道你们已经结束了在大学里的课程,已经准备好了去外地实习了。说实在的,看到这一切,我的心里不震惊那是假的。我也承认,我一直都在怀念和 ...

  那年8月,我被西安一所大学录取。报到的前一天,父亲语气低沉几乎是喃喃自语地对我说:“我去送送你吧?”这是父亲第三次对我说这句话,前两次都被我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我想让我妈去!”父亲“哦”了一声难过地转过身去,我至今脑海深处还印着父亲佝偻着背离开的身影。自从我记事以来,父亲很少关心过我,常常不是吼 ...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上一篇:有关大学生励志的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  海口百度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琼ICP备11000986号